当前位置:主页 > www.005559.com >

专网通信业务暴雷被告原告集于一身凯乐科技终“戴帽”

发布日期:2021-10-05 09:07   来源:未知   阅读:

  面临数十亿元损失后,再遭风险警示,凯乐科技(600260.SH)深陷“专网通信业务”的泥潭。

  8月15日晚间,凯乐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于8月16日停牌一天,“我太感激这支疫苗了!”——记!8月17日复牌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实施风险警示适用的情形有两条,分别为“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以及“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

  8月16日,上交所公告称,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规定,8月17日起将凯乐科技调出融资融券标的证券名单。

  据8月15日晚间凯乐科技的公告显示,经公司进一步核实,截至目前,公司银行账户冻结金额4.7亿元,占公司现有货币资金的比例为60.2%。同时,公司尚未冻结资金3.11亿元,其中银承、信用证等使用受限资金为2.69亿元。上述冻结资金和使用受限资金合计7.39亿元,占公司现有货币资金比例的94.62%,目前已对上市公司日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此外,凯乐科技还表示,截至目前,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62.27亿元,应收账款0.52亿元,存货2.18亿元,逾期供货合同金额45.14亿元(按照签订采购合同金额统计),余下17.13亿元合同存在逾期供货及预付账款无法全额追回的风险。经公司进一步核实,目前专网通信业务上游供应商已不能供货,下游客户停止收货,且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目前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

  此前的8月13日,凯乐科技曾在公告中指出,未来如果预付账款、应收账款无法全额收回,存货不能足额变现,将减少公司利润,极端情况下减少额度为55.7亿元。而据凯乐科技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公司账面的净资产也仅70.23亿元。

  自7月23日晚间首次曝出专网通信业务风险以来,凯乐科技的股价大幅下挫,截至上一个交易日(8月13日)收盘,报5.19元/股,总市值51.63亿元,区间跌幅超过30%。

  2020年9月份,凯乐科技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函时曾表示,公司最早在2015年与专网通信的下游企业进行了接触,并于当年9月份后陆续收到了专网通信产品采购订单。凯乐科技称,公司从专网通信简单加工业务入手,2016年逐步由简单加工向多环节生产制造发展,多环节生产制造业务在公司专网业务中的占比快速提升。

  2016年到2020年,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53亿元、111.20亿元、147.33亿元、136.96亿元、77.78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61.20%、73.46%、86.88%、86.35%、91.50%。以此来看,专网通信业务的收入在凯乐科技的营业收入中逐步被放大。

  从公开信息来看,凯乐科技专网通信业务的预付账款、存货、应收账款均出现风险,是受害者之一。但同时,因专网通信业务,凯乐科技还成了“被告”。

  8月8日盘后,凯乐科技公告称,株洲高新动力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高新)已向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一代专网)、凯乐科技、湖南凯乐应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凯乐科技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凯乐应急)、荆州市科达商贸有限公司(为凯乐科技控股股东)价值15.33亿元的资产。

  彼时的公告显示,凯乐应急与株洲高新签订了《产品购销合同》,由凯乐应急向株洲高新采购专网业务设备,株洲高新再向新一代专网采购,其中,凯乐应急向株洲高新支付采购合同金额40%预付款及履约保证金,株洲高新再向新一代支付采购合同金额100%款项。截至目前,凯乐应急与株洲高新尚有总金额20.37亿元的合同未执行完毕,凯乐应急向株洲高新已支付合同预付款和履约保证金共计8.58亿元。以此来看,株洲高新将凯乐科技、新一代专网列为一伙,共同诉至法庭。

  事实上,新一代专网亦是凯乐科技专网通信业务的供应商。2020年9月份,凯乐科技回复上交所监管函时表示,2017 年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主要客户包括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浙大网新易盛网络通讯有限公司、浙江南洋传感器制造有限公司等;主要供应商包括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新一代专网等。而对于专网通信业务2017年以来供应商与客户的变化,凯乐科技彼时称,目前主要供应商有**专网**通信**有限公司、上海***通信**有限公司、**重庆**有限公司、**重庆***科技有限公司、**浙江**能源***有限公司等,主要客户有***实业***公司、**江苏**线缆**有限公司、**环球***有限公司、**航天***有限公司、**航空***有限公司等。凯乐科技表示,根据国防科工局(科工财审[2019]217号)文件保密要求,上述供应商、客户等特殊财务信息需豁免披露或脱密处理。

  今年7月23日,凯乐科技首次自曝专网通信业务风险。彼时,凯乐科技称,公司自 2020年5月起,先后与新一代专网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向新一代专网采购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三款产品。自合同生效后,新一代专网出现了逾期供货的情形,经凯乐科技多次催讨,新一代专网至7月23日仍均未履行相关义务。就新一代专网违约行为,凯乐科技于 2021年6月19日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判决新一代专网支付人民币11.51亿元,违约金0.34亿元以及本案相关诉讼保全费用。